邦泰生物金刚钻揽活
2015-12-23 11:22:39

同为中科院走出来的科学家,十几年后相遇,演绎了一场“伯乐与千里马”的投资故事。

从源头上解决原料药企业的“高污染、高能耗、高成本”问题是邦泰生物为自己设立的远大前景。而仙瞳资本对其3500万元的投资则是看中邦泰生物在这方面所具备的技术实力。

两步走


“撞到‘枪口’上了,没有理由不出手。”仙瞳资本董事长刘牧龙告诉《E药经理人》,在他初次了解到邦泰生物这家公司后,已经确定这个项目必须投。 

原因在于2009年刘牧龙创立仙瞳资本时,为其投资设立了几个方向,其中对生命资源科技的投资是未来看重的方向之一。

“用生物过程替代那些不可再生的资源消耗过程,在未来肯定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潜力领域。” 而邦泰生物所拥有的酶的定向进化技术,就是符合其方向的案例。


简单地说,邦泰生物能够将野生型酶通过该技术改造成成符合工业使用的各种高性能酶,同时以此技术为基础,以生物酶为切入,服务于“三高”企业的转型升级,实现原料药的化学合成、发酵、提取由之前高耗能高污染的传统方式,转变为生物酶法的环保节能方式。事实上,用生物酶法解决目前原料药企业面临的“三高”问题已经是业界普遍接受的方式。“每使用100千克酶法头孢氨苄,就相当于种植了20 棵树。”中化帝斯曼制药首席运营官KartRotthier用这一比喻来形容酶法产品的环保优势。


除此之外,用生物酶法催化的原料药还能够节约成本、提高生产效率,能够达到化学法产品的2~3倍左右。

政策环境的驱使,再加上企业对生物酶法需求,为邦泰生物提供了广阔的生存空间。邦泰生物创始人傅荣昭感慨自己创业赶上了好时候。一方面,产业界有了能够看懂其项目的投资人和充沛的资金,让他可以按照公司创立之初所设定的模式走下去,另一方面,整个社会环境对环保问题的重视,使得公司技术有了更广阔的发挥空间。

2012年邦泰生物建立之初,傅荣昭就对未来发展制定了一项两步走战略。
第一步是以辅酶的生产和销售来形成公司的现金流,先生存下来。
辅酶是邦泰生物使用其所持有的酶定向进化技术产生的一种在原料药生物酶催化时使用的辅料。“在生物催化中有1/4需要加辅酶,它就像是做菜时必须要加的‘盐’一样。”傅荣昭说。


在邦泰生物之前,中国企业使用的辅酶主要依靠进口,而邦泰生物的辅酶不只可以帮助有需要的企业实现进口替代,更为重要的是,价格是同类进口产品的1/10左右。


目前,邦泰生物能够生产的辅料有上百种,且供不应求。今年,邦泰生物已经启动了B轮的融资计划,傅荣昭认为,邦泰生物需要进一步来扩充产能。


邦泰生物的第二步是以自身所持有的酶定向进化技术为核心,为“三高”的原料药生产企业提供整体的生产线技术改造方案。这也正是仙瞳资本看好未来邦泰生物发展潜力的关键点。其实,邦泰生物已经用实践证明了该模式的可行性。


2014年,邦泰生物已经帮助一家海口的原料药生产企业进行磷酸肌酸这一产品的生产线改造。据傅荣昭介绍, “这家企业因为污染问题,已经被当地政府列入需要关停的名单中。”


师兄投了师弟

其实邦泰生物是刘牧龙险些错过的一个案例。

刘牧龙与傅荣昭的相识源自2013年在深圳举行的一个生物技术论坛。会上,邦泰生物因为需要融资而开展了一次路演,当时仙瞳资本的一位投资经理正好在场。听完邦泰生物的路演后发现其所持有的技术正符合仙瞳资本的投资方向,于是将这家公司的情况向刘牧龙做了汇报。

2013年初步接触后,仙瞳资本就已经确定投资邦泰生物。但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投资进程被耽搁了下来。等到2014年底,仙瞳资本再度与邦泰生物联系时,其几乎已经与另外一家机构敲定合作意向了。

而让傅荣昭最终属意仙瞳资本,源自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基于双方对该项目理解的一致性。在融资开始之初,傅荣昭希望找到的投资者需要具备两方面的特质,首先是能够提供其所需的资本;另外一个,也是更重要的,则是能够深入理解公司的技术和未来潜力,“这个刘牧龙能做到,他的学科背景能够很容易理解公司在做什么。”

这可能是基于两者都是从中科院走出来的科学家。在《E药经理人》分别采访刘牧龙和傅荣昭的过程中,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提及这一渊源。“现在我们见面都是互称师兄师弟的。”可以说有了这层关系,为以后的沟通或多或少提供了更多的共同语言。

“我们跟傅博士的谈判还是很主动的,因为对于邦泰生物的未来,我比他还有信心。” 刘牧龙对邦泰生物的信心,一方面来自于其学科背景和在产业内的实践经验。在创建仙瞳资本之前,刘牧龙曾经在本土发展最快的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工作了十多年,主导过公司的一些并购项目。“虽然那个时候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完成,但是现在看来,这些项目的发展潜力都很好。”

另一方面源自仙瞳资本的投资方式。“我们不是什么项目都投,在开始投资之前事实上我们已经有了确定的投资思路和方向,看到了投资标的,只要放在我们的思路框架中去衡量一下,就基本有结论了。”

对思路迪的投资就是一个验证仙瞳资本方向选择的成功案例。2012年仙瞳资本已经投资了这家肿瘤精准医疗的公司,而3年后今天,这成为一个在风口上的投资领域。

“大部分投资者很容易看懂邦泰生物的竞争力和模式,都知道邦泰生物是一个好的项目,但是具体好在哪里?怎么个好法?可能业界能够清楚理解的不太多。”刘牧龙认为这也是他能够“抢”得邦泰生物这个案例的原因。

“对项目理解的深度将直接影响到投资的估值,只有了解到公司价值,才能够给出合理的估值,打动投资对象。”

只投自己看得懂的,是刘牧龙一直的投资思路,这使得其现如今在天使及其之后阶段的投资还没有失败的案例。
一方面可能源自刘牧龙对投资失败的定义不同。“我认为失败是所投的公司已经没有增长的空间,我不能继续持有了。”
另一方面也源自仙瞳资本在把握投资时间段上的秘诀。“当一家公司马上快有销售额,但是在谁都看不懂,也不敢下手的时候,这是资本最佳的切入时间。”

而对邦泰生物的投资,就是抓住了这个时刻。“我们2015年的销售额是2014年的10倍。”傅荣昭认为邦泰生物之后的发展速度还可以更快。

目前,邦泰生物正在为未来的跨越式发展积蓄人才。“现在看到的情况是基础的技术团队已经成型,工程性的团队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拓展。”

另外,对邦泰生物来说,市场拓展的挑战要大于技术人才的储备。这是科学家创业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尤其是对市场拓展的管理。

不过这些在傅荣昭和刘牧龙看来都不会成为邦泰生物未来发展的阻力。因为有了技术实力这个“金刚钻”,自然可以揽到“瓷器活”。

以下为“医药经理人”的报道原文



首 页
关于我们
仙瞳新闻
金融资讯
委托投资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孵化项目
公司简介
公司理念
关注领域
公司业务
投资项目
 
行业动态
行业信息
投资优势
委托投资
人才理念
招聘职位
深圳仙瞳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深圳湾创业投资大厦2401/2402
电话0755-26069007
传真:0755-26491800
网址:www.sangelvc.com

Copyright © 2008-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 | 深圳仙瞳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Shenzhen Sangel Venture Capital Co.,Ltd. | 粤ICP备15012769号